中国流行音乐终于有了“产业”的样子

2020-11-20 10:57     来源: 北京青年报

  ◎爱地人

  特殊的2020年,终于快要结束了。虽然是不平凡的一年,但有一点倒是和往年一样,各行各业都因为年关将近而开始写起了概括与总结。

  这其中,网易云音乐发布的《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(2020)》和抖音音乐发布的《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》,对于音乐行业来讲,尤其值得关注。

  这两份出自不同平台方的报告,虽然难免有着品牌营销的印迹,但因为平台各自具有的行业代表性地位,从中还是能够解读出很多当前中国音乐产业的现状和趋势。甚至可以说,从这两份报告所提供的很多数据信息来看,中国内地的流行音乐终于已经开始有了产业的样子。

  从唱片时代到数字化时代

  之所以说中国内地的流行音乐产业现在才开始逐步有了“样子”,是因为此前远远没达到欧美、日韩,甚至是黄金期的中国香港及中国台湾地区音乐产业那样的发展程度,形成一个多元的结构布局,从唱片制作、演唱会、艺人培训、版权管理、新人渠道等多种方向上形成一种聚力,最后形成完善的产业链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初,中国内地流行音乐开始有了雏形,再到90年代原创音乐的兴起,其实我们一直没有形成真正的行业生态。所谓的音乐产业,更像是一条单一的唱片制造及销售链,所有的人都在为了卖唱片服务,销量是整个行业唯一的标准。

  也正是因为如此,至少在上个世纪的后二十年,中国的内地流行音乐其实一直没有解决很多问题——包括新人的输送、版权的有效管理,尤其是无法利用整个行业的平衡优势,让所有音乐人都能正常地生存下去。

  特别是由于中国内地一直只有唱片行业而没有完善的音乐产业,所以音乐人不受重视,所有人都在为歌星服务,即使歌写得再好,也无法通过作品形成衍生的版权价值。

  直到互联网时代的出现,让很多音乐人看到了生机。因为中国互联网起步和发展都比较早,基本和国际互联网同步。再加上在实体唱片主导的时代,中国音乐产业本身就没有成型,没有更多强势的利益关系,反倒使得中国的音乐行业能够很快与互联网结盟。像最早的网络歌手和网络歌曲,其实就是通过网络平台,绕过传统的唱片行业,从而完成作品到歌迷的输送。

  一个从下到上的体系,恰恰是因为这些网络歌手,通过他们的作品和实践,慢慢开始了对中国内地音乐产业的塑造。

  打通专业和业余音乐人的次元壁

  虽然从一开始,网络歌手一直被污名化,甚至连累到互联网,也要对中国流行音乐的衰落负责。但从现在来看,恰恰是因为互联网的出现,改变了音乐人的生态。

  首先,通过互联网,很多音乐人无师自通地学习各种创作、演奏,甚至录音、混音等专业技能,因为网上有各种的收费课程以及专业的音乐制作软件,可以轻轻松松完成这些专业需求。相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学吉他都必须坐绿皮火车去北京等大城市拜师学艺,还未必被大师看得上,现在的互联网时代,只要你想学,就一定可以学到东西。

  其次,因为音频设备获取便利,也让音乐制作的门槛进一步降低,以前必须在专业录音棚完成的工作,现在只需要一台电脑和声卡,再加上简单的吉他和Midi键盘,就可以搭建一个小型的工作室,并且完成基本的音乐制作。

  这样新型的音乐工作方式,也使得目前的音乐人普遍向多元化、全能化发展。就像《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(2020)》里说的那样,现在音乐人同时担任词曲唱的全能比例,已经超过60%。甚至如今要找不会写歌的歌手,比找能够写歌的唱作人,还要来得更为困难。

  也是因为互联网的便捷,让很多音乐人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和软件,可以在网上完成许多音乐合作。比如帮人编曲、制作,也可以提供创作,由此渐渐形成一种行业生态。有专门收词曲版权的公司,也有给歌手提供音乐制作的音乐人。以前必须通过唱片公司和专业音乐人完成的事情,在这个互联网时代,其实已经变成了所有音乐人共同的承担。

【挑错】

上一篇:《光》导演郭修篆:让自闭症群体看到那道光

下一篇:“国漫”真的“崛起”了吗

*免责声明: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神州瞭望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,如果侵犯,请及时通知我们,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。


推荐阅读
  • 《光》耗时三年让孤独症

    ​聚焦孤独症患者的马来西亚电影《光》11月6日在国内院线上映,豆瓣评分高达7.5。这部现实主义题材影片是马来西亚青年导演郭修篆的长片处女作,先后经历5年筹备、约3年精心制作才得以上映

    新京报 2020-11-20


  • 《燕云台》 细节彰显历史

    ​以历史上著名的铁血红颜为原型,讲述萧燕燕将大辽推上兴盛之路的故事,《燕云台》自北京卫视播出便引发关注热议。 影视作品中,对于萧太后这一历史人物总有着不同的诠释。为了更加了

    新华网 2020-11-20


  • 【娱情办】 曹骏 “童星”

    ​年少有为,成为万众瞩目的童星。在很多人眼中,带着童星光环的他们是幸运的天选骄子,但这个光环同样是无形的压力。几乎所有的童星都要面对转型的困境、成长的烦恼,他们享受过聚光

    新华网 2020-11-20


  • 《雷霆战将》、新版《鹿

    ​抗战剧《雷霆战将》引发舆论批评被撤播后,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也遭遇了金庸剧前所未有的差评。受疫情影响,影视行业的每一个环节都似在生死线上挣扎,电视台黄金档期这一稀缺资源的

    北京青年报 2020-11-20


  • “国漫”真的“崛起”了

    ​近期,以《雾山五行》为首的几部国产动画重新掀起了国漫崛起的讨论。《雾山五行》是由林魂导演主创的三集动画作品,每集时长约40分钟。在剧本明显存在短板的前提下,水墨风的场景表现

    北京青年报 2020-11-20


  • 中国流行音乐终于有了“

    ​◎爱地人 特殊的2020年,终于快要结束了。虽然是不平凡的一年,但有一点倒是和往年一样,各行各业都因为年关将近而开始写起了概括与总结。 这其中,网易云音乐发布的《中国音乐人生存

    北京青年报 2020-11-20


  • 《光》导演郭修篆:让自

    ​患有自闭症的哥哥个性敏感,不善与人交际,与他相依为命的弟弟一直设法帮哥哥找工作,希望他有一天能独立生活。然而,哥哥一次次搞砸面试,闯祸不断,让弟弟气愤又无奈。直到有一天

    北京日报 2020-11-20


  • 回到市场本位的“演员2”

    ​每周播出都上热搜的表演竞技综艺《演员请就位2》,离开了李诚儒的犀利点评,如今变得不再好看了。 这种不好看,倒不是因为没有了李诚儒和演员、导演们的争执,而是节目的走向已经越来

    北京日报 2020-11-20


  • 《村里新来的年轻人》扶

    ​伴随着激情洋溢的主题曲《黄河大鲤鱼》响起,中国国家话剧院扶贫题材原创话剧《村里新来的年轻人》在国家话剧院剧场成功首演。 《村里新来的年轻人》以小人物反映大时代,艺术化地呈

    北京晚报 2020-11-20


  • 在《哆啦A梦:大雄的新恐

    ​《哆啦A梦》50周年纪念作品《哆啦A梦:大雄的新恐龙》定档12月11日上映。这部一直陪伴我们成长的动画作品带着美好的童年回忆,一直守护着我们心底的童真。而它也在不断成长,用更新颖的

    新快报 2020-11-20


今日头条